登岸之后几处浮球凸显,浮球后花团锦簇,布满山坡,间或有绿意点缀其间,蝴蝶飞舞于其间,两面的坡道便显得五颜六色,生机勃勃,从这里望向这座岛,收入眼底的也尽是如此梦幻的仙家气象。

    山坡后曲径通幽,走过几滩乱石后便见一片竹林,几间竹苑座落其中,门外的小竹亭和停泊在清澈湖面上的夜航船都空无一人。

    小竹亭和夜航船都是计辰待客的地方,往来于流波山的都是情志高趣的雅士,不喜凡间俗礼,是以计辰在竹亭中,航船上设茶桌茶椅,玉盏金杯,晚间则灯烛通明,宝珠放光。

    好友玉衡先生已到流波山,却不在他所钟爱的竹亭上,航船中,也不在计辰为客人特设的竹林雅间里。

    计儿看了看航船和竹亭道:“玉衡先生又在躲猫猫吗?”,

    计辰摇头笑道:“这次不是躲猫猫,而是做了梁上君子了”,

    计儿自小跟随在他身边学书学剑,虽不是什么饱读诗书的大家,却也是知书明理的,听到“梁上君子”一说不由得抿嘴一笑。

    “去看看我们的地窖里还有多少剩余吧”,

    计辰摇着折扇踏过竹林,走入后山地窖。

    地窖在地下,也在山下,小山高有数丈,地窖的门已经打开了,清冷而浓郁的酒香从窖里传来。

    计儿摇头道:“主人,我们来晚了一步,地窖已经惨遭毒手了”,

    计辰摇头一笑,正欲步入其中,忽然抬起头,便见一只小酒坛子落了下来,他伸手借助,一个青色的身影从上面冒了出来。

    那人躺卧在岩石上,怀里还抱着一只酒坛子,眉眼间写满了慵懒,看起来分明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计辰看了看坛子上的印纸,笑道:“好友真是酒中名家,我这窖中名酒无数,偏就选了这几坛酿造最费事,最耗力,最难勾兑的凤清酒”,

    玉衡笑道:“听说你这窖中本有十七天凤清酒,当初太白先生来到此地,喝了这里的十二坛,只剩下了五坛绝品”,

    计辰点头笑道:“不错”,

    玉衡“咦”了一声摇头道:“太白先生来此已有三十余载,这许多年里计儿竟没酿出新的凤清酒,当真惫懒也,只有好友你愿养如此惫懒的人了”,

    计儿道:“酿凤清酒要去祁山取材,酿制一坛只要数月,但要发酵出现在的味道要等很久的”,

    计辰道:“说起太白先生,不知他现在蓬莱,方丈还是瀛洲?我已许久未见他了”,

    玉衡摇头道:“太白先生素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今日游瀛洲,明日访蓬莱,连好友的窖中珍藏也留不下他,我又何能找到他的踪迹?”,

    “可惜了,我还有好些不解之处想要请教他”,

    计辰摇头叹了口气。

    玉衡笑道:“不必请教的,太白先生的剑,诗,书都是得之于天,我等凡俗之人是学不来的,数百年来,也只有太白先生能剑劈冰雪湖,气动流波山”,

    “难得,难得,蓬莱岛的仙人也自称是凡俗之人”,

    玉衡摇头道:“蓬莱,方丈,瀛洲三岛仙神众多,如我这般的,的确算不得真正的仙人,与太白先生相比,便差的更远了”,

    他微微起身,看向天边的金光,眼中的懒散散了许多,道:“鹏鸟”,

    计辰道:“先祖的遗物,总算待他回来了”,

    “岛上的不速之客相比也与此有关了”,

    计辰颔首道:“神州剑修,侥幸得到先祖气象,与鹏儿有些故旧,行事却多诡诈”,

    “剑修......”,

    来到流波山的人都非是凡俗之辈,玉衡本对这个能与计辰纠缠的人颇有几分兴趣,但听说是剑修后便兴味缺缺了,这几十年来东海访仙的修士有近百名,到达蓬莱也有十数人,其中以三名剑修为最,蓬莱,瀛洲,方丈三岛上的仙神对这三名剑修也颇有几分推崇,愿意助他们重塑仙元,以成真正的仙神体,而这三名剑修中又以太白剑仙最为惊才绝艳。

    玉衡自以为太白剑仙就是剑修中的最顶峰了,无论是他气象恢弘的剑术还是卓绝惊鸿的风姿,都堪称一时之冠,他不认为有哪个剑修能与他相媲美。

    一个人若是见过了最好的,对于次之,再次之及再再次之便难免会兴味缺缺。

    此时的陆鸿尚未登岸,还在冰雪湖旁的崖壁上,从高处俯瞰着这座岛,岛上瑶草琼花,仙株嫩芽,异珍奇兽尽皆入眼,灵气之充裕令人霎时开悟,凡人到此也会双眼自明,蒙昧生退,得天福寿,陆鸿见过不少洞天福地,却无一处能与这里相比。

    岛屿的东面却有一处生有恶气,那是岛上唯一一处令人不适的地方,但在那里却徘徊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象,而在冰雪湖内外,岛屿上下则另有一股截然不同的剑意流转,虽不甚强大,却似蕴含着无穷的意味,一时间让陆鸿有些捉摸不定。

    他没有登岛,反而在这崖边的岩石上盘膝坐了下来。

    玄武亦在他身旁看向东方的那一处恶气徘徊之所,道:“那里恶气丛生,不可驱散,却有一股可与古之圣贤比肩的大气象”,

    陆鸿道:“应是计千秋前辈兵解之地,他身中巫族奇毒,据我所知那种毒乃是毒中之王,以盖世修为逼出体外后仍能生出可怕的毒障,千百年而不散,飞禽走兽误入其中,顷刻间便即命丧”,

    他说话时,目光在岛上游离着,似要将这岛上的每一处都看在眼里,印入心底。

    “那个小姑娘说的没错,剑法有高下之分,虽然她的剑法远算不上什么天下第一,但平心而论,计千秋前辈的剑法的确是古往今来,天下第一的剑法,可惜,我侥幸得到前辈的一些气象,但却不曾知晓他剑法,古圣燕凌霜前辈于大荒时期位列于太古三剑,排在计千秋前辈之后,他的星辰之剑开一时之先河,令我受益良多,若是能设法在这座岛上找到计千秋前辈的剑法,我于剑道上的修为必会一日千里”,

章节目录

剑道师祖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求书网只为原作者凌无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无声并收藏剑道师祖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