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迪等人蹲在山头上看月亮,月色渐深,蚊虫便也开始多了起来。

    一时之间,噼噼啪啪打蚊子的声响与另一种啪啪混响不绝于耳,很有B-BOX的赶脚。

    这时候黄迪发现个好处,那就是彤鱼身边一只蚊子也没有,自己挨在她跟前,也占了便宜,丝毫没被蚊虫侵犯。

    不知几时,有人发现林间火把萦绕,缓缓向着西陵部靠近。

    景德此时正在负责警戒,他发现了林中异常,急忙奔过来,报告:

    “圣,有一队人马向着我们靠近,其有火把!”

    黄迪正“小鸟依人”的枕着彤鱼大腿占便宜躲蚊子,景德一来,当下急忙爬起来,顺着目光望过去。

    就见山林间,老大一队人马,好像一条火龙般,直奔西陵部而来。

    “叫所有人起来,武器准备好,随时准备——撤退!”

    黄迪一看这是会用火的队伍,自己的招法多半不管用,所以定下战斗核心,那就是一会看情况不妙,便分散了跑路。

    然而,当那队伍到达西陵部寨子外面后,整个队伍停了下来,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家伙带着三个人一起走进寨子内,当头那人还喊着:

    “圣!圣!鬃回来了,角部飞罗巡首也来了,还带来了三百强军!”

    三百强军,那几乎是角部的所有战斗力。

    黄迪一看,那胡子拉碴的正是鬃,后面三人分别是忠勇和飞罗。

    “诶!我在这!这就下来!”

    一看是自己人,黄迪立马来了精神,跳马钻猴的顺着备好的藤绳爬下去,来到几人跟前,先和飞罗一个拥抱。

    俩人有互赠礼物之谊,算得上有交情。

    黄迪在角部打败句力,更是赢得了所有角部勇士的尊敬。

    俩人一见,就凭黄迪的嘴皮子和飞罗对黄迪的好感,自是有着说不完的话题。

    这队伍来的速度,比黄迪预想的最快速度也要早到了半天时间,稍一打听才清楚,原来鬃等是一路跑到角部,中间就没歇过气。

    而到了角部后,鬃说明情况,女节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甚至没有细问,直接喊来飞罗,只留下固守之兵,剩下的,全都让飞罗带走,让其日夜兼程,中间不得休息,务必最快赶到西陵。

    为了照顾本就累的要死的鬃等三人,节还特意弄了肩舆让人轮班抬着他们赶了一段时间路,好让他们恢复体力。

    否则的话,可能还要比这早上一些时间。

    这话一说出来,黄迪心底是真的感动。

    他知道节不会拒绝自己这个要求,俩人有着共同的秘密,互相有着帮扶和制约。

    黄迪完全是从利益等方面去考虑节对自己的态度。

    然而,他没想到,节竟然可以做到丝毫不做犹豫,甚至派出了所有能战之兵,这已经不是利益能够解读的关系了。

    如此这般,黄迪怎么不感动?

    黄迪吩咐道:

    “把所有存粮都拿出来,陶锅炖好了,烤肉弄香了,犒劳角部勇士,都别小家子气!”

    这货说话从来都是阚快,飞罗就是喜欢听黄迪这么讲话,听着舒服。

    一群人,把半干的海鲜肉,狩猎到的野猪肉等等,还有各种山菜芋头,全都拿出来,开始就着三组大篝火,制作夜宵。

    彤鱼则被黄迪喊来,让她和累去弄新鲜的鳟鱼来,专门做出来犒劳鬃,忠和勇,当然,最主要是用来迎接飞罗。

    不一会,各种香气便飘满了整个山谷。

    欢声笑语不断。

    飞罗好酒,恰好还带着一陶壶的野麦酒,这种原始人酿的酒,连麦子皮都不扒,所以酿出来以后,味道苦涩,度数也低,好在酒意却还在。

    黄迪也顺了几口开胃,心中则惦记着,以后要酿些好酒才是。

    这一餐饭,所有人都吃的肚皮溜圆,黄迪山寨的所有食物彻底消灭掉。

    不过没人心疼。

    角部的人从来都吃得饱。

    西陵部也几乎没有过存货。

    所以,大家都很习惯。

    夜里轮班岗哨,一群人等呼呼睡去,就在这山野间,包裹个皮囊保暖。

    没办法,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房子给大伙住。

    次日天明。

    黄迪开始指挥搬家大事。

    所有的陶器必须带走,叫人小心搬弄。

    巨齿鲨的骨架必须带走,让人分拆携带。

    所有的皮子自不必说,那些东西早被黄迪分配给各家,成为最早的私人用品。

    于是乎,黄迪发现,自己这破西陵部落,除了陶器和编织的鱼篓陷阱外,竟然没有一点好东西,不由得慨叹一声穷啊!

    他自己简单,穿上全身藤甲,身后也背着一个筐,至于筐里面,只有昨日采摘的火麻子和晒的半干的曼陀罗花。

    三百多人搬弄黄迪部落这点东西,根本就不在话下,有最少那么一多半的人是手里空空。

    于是,便有先头队伍走在前面,一路猎杀野兽,作为晚餐果腹。

    回去的速度肯定无法急行军,搬家的东西太耽误事。

    这样,一群人在野外河边住了一宿,次日晌午刚过,才到达角部外围。

    黄迪指挥众人把陶器和巨齿鲨骨甲什么的,以及西陵部的人,都到玄洞所在的崖山后等待自己。

    那个位置也是低平之地,旁边便是流入角部的那条深河。

    本来,在原始人看来,这里很不适合作为部落聚集地。

    第一没有山洞,住起来不方便。第二没有两侧高山夹谷,这样守护起来便很麻烦。

    但是,既然他们的圣指定了位置,他们便也没人反对。

    圣,永远是对的。

    临分开之际,黄迪做好了任务分配。

    会建造木屋的人,带领着所有男丁,今日便开始在四周伐木,建造木屋。

    女人把鱼篓陷阱都放入深河,同时继续编造鱼篓陷阱,数量越多越好,沿河放置。河边深挖坑,做蓄水池养鱼。

    要在这样的地方居住,没有半个月时间,是稳定不下来的。

    黄迪还要抓紧去见女节,便叫累带着众人,按照自己的吩咐办事,然后自己跟着飞罗直奔角部山寨。

    这一路上,黄迪的脑子里都是那一身素白,在月下葬花的美丽女子。

    那份原始精灵的灵动,配合着那种只有在现代女人身上才能看到的,对自由的执着,都让黄迪觉得即神秘又亲切,乐于亲近。

    很快,二人便在角部相见。

    不是黄迪走的速度快,虽然他真的走的很快。

    而是,节竟然迎了出来老远,俩人在沙土街道的中间,彼此相望。

    原本心里还想着,只不过才分开几日而已。

    然而,当看到彼此的脸时,心中却感慨:

    “好久不见!”

章节目录

我是疯狂原始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求书网只为原作者八九燕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八九燕来并收藏我是疯狂原始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