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黑洞洞枪口之外,橘红的火舌一闪而逝,金属子弹远超了凡人视野难易捕捉的速度飞射而出!

    纵使一流武者可以躲避子弹,但是此刻贴身距离,根本不足以躲避!

    瞬间,祁山河只觉一股前所未有死亡阴影直冲心头,瞪大的眼睛可以看到子弹飞射出来画面,他背后寒毛都尽数倒竖了起来,拼尽一切之力往一边躲避。

    然子弹飞射速度更快。

    噗嗤!

    血肉破裂之声响彻,子弹在祁山河彻底移开之前,撞击到了他的脸颊,撕裂了左边脸颊肉,划破了肌肤,一路前行,将他耳朵从中间打成了两半,最后带着大量血花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呜!!!”

    痛苦的闷哼之声响彻,祁山河一瞬间重创,此刻他左边脸颊像是被剑刃划过,斩出巨大血痕,甚至能够看到血痕深处筋肉蠕动轨迹。

    “混账!!!!”

    疼痛刺激着祁山河神经,他暴怒不已要攻击而出,刚刚动弹一步,伤口位置刺骨般的痛意辣意冲击大脑神经,身体这一刻都仿佛迟钝不少。

    “畜生!你还下毒了!!!”

    “死!!!”

    林孟毫不犹豫一连再开数枪,火舌闪烁之际子弹向着祁山河急速飞射,纵使少掉了偷袭因素,祁山河整个人依旧躲避的一片狼藉,身上多少几条血痕。

    毒素从划破的血肉肌肤之中渗透,祁山河隐隐感觉身体开始迟钝,对面林孟一步踏来,罡气依附手腕,炮弹般一拳对着祁山河轰去。

    祁山河反手抵抗,两者再度碰撞,空气一声闷炸,第一次祁山河落入下风,身躯往后倒退!

    毒素不断渗透肌肤,身体之中力气一点点消失,祁山河胸口剧烈起伏,不远处一片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那是天豪公司武者闻声而来,一时之间祁山河眉头皱的更深,他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林孟,想要把他样子记住般,

    “小子,你不错,我记住你了!”

    “废话真多,给我死!!!”

    林孟一拳之后,又是一击,一掌猛然拍出,阴风刺凝聚掌心。

    “给我滚!!!”

    祁山河暴喝,强行压制体内毒素,阴寒之力凝聚手心,一掌与林孟砰然碰撞,林间一层气浪炸开,大量翠叶被卷的凌乱飞舞,阴寒之力渗透林孟手掌,阴风刺刺破祁山河手掌,两人同时闷哼一声,一连往后倒退数步。

    远方天豪公司成员脚步声越来越近,毒素渗透身体程度越发强烈,祁山河死死盯了林孟一眼,像是要把他样子牢牢记住,

    “小子!我们还会再见的!”

    他一言,身躯化作残影抓着地上烈豪,转身化作一条鬼魅身影,向远方急速离开。

    林孟抬起手,手中手枪拉出一条火舌,不断喷射,大量子弹飞射而出,然在有准备的一流武者面前,子弹已经没有了太大效果。

    片刻之间祁山河消失在了黑夜之中,远方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天豪公司武者全部跑来,其中王飞燕带头冲进森林,看到林孟一声惊呼,

    “部..部长!你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王飞燕眼前瞪大,无怪乎她惊叫,在她面前,林孟身体堪称凄惨至极,身上的素白衣裳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破破烂烂,沾染血迹,一双手手掌也发紫发红肿大,像是冬天得了冻霜那般。

    “我没事。”

    深吸了口气,林孟缓缓言语,言语之间,口中飘出了几缕白雾,显得格外寒冷。

    “部...部长....”

    王飞燕担忧看着林孟,嘴巴蠕动还想要说什么,林孟摇了摇手,示意王飞燕等人不要再说,他直接下达命令,要求天豪公司的武者守在木文贵别墅之中,然后要求王飞燕去开车过来,送他见森传龙。

    王飞燕速度极快,十分钟之后就将威龙开来,车门打开,林孟坐上车子之后一瞬...

    “呜....”

    林孟闷哼一声,喉咙一甜,一口血液吐了出来。

    “部...部长!!!”

    那一刻,旁边王飞燕惊恐叫声更加剧烈!

    林孟直接伸出手拦在对方面前,

    “开车!”

    他声音果断决绝,王飞燕身体一顿,看着口吐鲜血林孟,深吸口气,直接转过身,开车离去。

    车子的引擎咆哮之声不断响起,林孟靠在沙发之上,嘴巴张开微微喘息...

    痛!大量的痛意充斥着心头,刚才林孟为了能够一枪打中祁山河正面挨了祁山河的绝命击,不是没有代价的,身体估计受了不小的内伤。

    而且这些还是轻的,重要的是手掌!

    林孟低下头看着自己手掌,阴冷的寒气跟对方交手之后不断渗透过来,现在他手掌被冻的发紫,隐隐有些肿大,简直就像是冬天被冻伤一样。

    不过林孟很清楚,这手绝对不只是冻伤那么简单,大量的阴寒之气盘踞在了那里,似毒蛇撕咬,不断降低着他手掌的温度,他甚至用罡气驱逐都效果微弱,只能眼睁睁看着手掌温度越来越低。

    不能这样下去,不然整个手掌迟早会被冻伤坏死,最后手术切除。

    “开快一点,顺便联系会长,我要见他。”

    靠在后座之上,林孟吩咐。

    “是!”

    王飞燕神经紧绷,一脚将油门踩到了底,威龙引擎一声咆哮,拉出极影,向着远方飞驰而去。

    青湖别墅大厅。

    木文贵与自己妻子冉雪云坐在客厅之中,正襟危坐,心中惶恐不安。

    近来这一段时间,对于木家人来说,都是噩耗,每天七点都会有邪武者来杀他家一人,整个木家从上到下都惶恐不安,木文贵为了维持住这个家至今没有崩溃,不知付出了多少代价。

    而今天,七点马上快要到了,不知结果会如何。

    整个大厅静悄悄的,片刻之后一位管家模样下仆急速跑来,

    “阿良,怎么样?”

    木文贵急忙问道。

    “刚才有下人看到,青湖边上有武者交手了。“

    阿良急忙回答,木文贵再问,“那结果呢?”

    “结果好像是那些邪武者转身离开了。”

    阿良此言一出,木文贵还没开口,旁边冉雪云站直了身体,“什么?离开了?没有拿下吗?”

    她身体紧绷,这些写武者就是她们木家的噩耗,一天不除,她心中不安!

    “不!虽然天豪公司那边的人什么都没说,但是那位防卫部部长不见了,好像...受了重伤,离开了。”

    此言一出,冉雪云眉头紧皱,脸色紧绷。“受了重伤!?果然!我就说那个林孟太年轻了,不够保险。”

    “雪云!”木文贵闻声心头不满,“他是为了保护我们受伤的,你说会尊重一点!”

    “尊重!?我付钱给工资,一个一流炼体武者烈豪,我们出了三千万还不够!?这任务他都没有完成,你想要我怎么尊重?”

    冉雪云瞪了木文贵一眼,“你尽是为了省钱,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商人商人,是不是只要付出足够的钱,你连吊死自己的绳子都肯卖!?”

    “我...”

    “闭嘴!接下来事情我来处理!”

    .

    .

    .

    天豪公司顶楼,会长办公室。

    “喂!小子,你....”

    森传龙看着浑身是血的林孟,眼睛瞪大,“你怎么回事?什么情况?”他急忙冲上前来,抓住林孟的手,内力注入,越是注入,眉头皱的越深,

    “全身上下大量不规律皮外伤,还有不小的内伤,嘶~~你双手之中盘踞的是什么东西,好歹毒好阴寒的力量!”

    “遇到高手了,受了些伤,那些内伤外伤好说,我手上的那个阴寒之气我祛除速度太慢,会长,你可以祛除吗?”

    林孟摊坐在沙发上,不停喘息提问。

    “我尽量试试吧。”

    森传龙点了点头,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阴寒歹毒力量,心中没有把握,只能尽力而为,他深吸口气,抓住林孟手掌,将蕴含在体内顶级武者级别的内力注入其中。

    温热的内力融入林孟手掌一瞬,林孟就清晰感觉得到盘踞在手掌当中的阴寒之力产生了反应,如同寒冰对抗烈日般,相互抵抗,阵阵刺痛刺激而来。

    “呜....”

    林孟一声闷哼,旁边森传龙开口,“有效果了,不过治疗过程有点痛,你稍微忍着点。”

    “没事,我忍得住。”

    林孟压低声音,缓缓开口。

    任由森传龙的内力不断注入他手掌之中,与体内阴寒之力对抗。

    时间缓缓流逝,十分钟之后。

    伴随着大量针刺般的痛楚,森传龙内力滚滚注入,盘踞在林孟双手之间的阴寒之力终于消失不少,原本冻得发紫发肿的手掌也消肿,只剩下一点通红,估计在修养片刻,就能够消失。

    “呼...”

    做到这一步,森传龙吐了口气,抹掉了额头汗水,就算身为顶级武者,但是对于他来说,刚才的治疗也并不轻松。

    “那大量的阴寒之气已经被我除掉了,不过还剩余少量阴寒之气盘踞在了你的经脉深处,我没有办法祛除掉,不过你只需要修养几天,等到体内阳气恢复,应该就能自动消除掉,还有你身上的内伤,外伤,回头我派人送几颗疗伤药,应该半个月左右就能养好了。”

    森传龙不紧不慢说着,阴寒之气除掉的林孟脸色恢复了些许红润,他对着森传龙点了点头,

    “谢了,会长。”

    “哈哈哈!有什么好谢的,你是我公司成员,我当然会帮你。”森传龙大笑,看向林孟眼神却有些诧异,“不过你这伤是怎么回事?烈豪有那么强?”

    “不是烈豪,还有一个更强的家伙,长得一脸沧桑的,穿着灰布衣,也不知道从哪里跳来的。”

    林孟靠在沙发上说着,旁边森传龙听着听着,忽然眉头一皱,

    “等等!满脸沧桑,穿着灰布衣?是不是看上去四十岁左右!?”他猛然提问。

    林孟一愣,“会长,你怎么知道?”

    森传龙眨了眨眼,“我印象之中有那么一个人,跟你描述的很像,不过...他实力明明跟武隆差不了多少,不可能是你对手的...”

    他不断低语,林孟脑海之中却不由自主浮现出了四个字。

    血祭能量。

    能够大幅度提升实力的邪恶力量!

    接下来又跟会长谈论了片刻,林孟有些困倦的厉害,森传龙刚好要调查林孟说的那个灰衣人,率先离开,林孟在公司之中找了一个单间,吃了公司发下来的秘药,身体越来越困,给母亲打了个电话,说要在孙文仲家过夜之后,往白色床上一倒,就彻底睡了过去。

    这一次的睡眠,林孟只觉得比以往以来任何一次要深沉,依稀之间,睡眠之中他似乎做了一个梦,梦中他看到了一片温暖的泉水,他身体躺在温泉之中,感受温泉浸泡...

    好暖和,好舒服,好像...身体轻飘飘的都快要飞起来。

    次日。

    清脆的鸟鸣之声响彻间,林孟睁开了双眼,首先落入眼中是奢华的水晶灯天花板,

    “是公司啊...”

    意识一点点从睡眠之中清醒,林孟记起来了,昨天受伤之后,他在公司之中过夜的。

    大脑回顾着昨天发生的事情,林孟从床上做了起来,刚准备起身下床,忽然...

    “嗯!?”

    骤然,林孟眼睛猛然瞪大,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一把将胸口睡衣拨开,看着胸口,光洁白净,在看着自己大腿小腿,全部光洁一片,几乎毫无伤口!最后再把目光放到了自己拳头之上,内视发动,盘踞在经脉之中的阴寒之力全部消失!

    什么情况?

    他...痊愈了!!?

章节目录

我的加速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求书网只为原作者九月夏日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月夏日梦并收藏我的加速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