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源殿。

    一座残破的殿宇前,一名老者负手而立。

    赫然便是宫武。

    论起身份,宫武虽然仅仅是一个副殿主,可若论起辈分,即便是七大殿主,都会给他几分薄面。

    打天源殿成立起,他便住在这里。

    宫武望着眼前略显残破的大殿,其上弥漫着的岁月痕迹,让他感慨万千。

    眼前这座斑驳的殿宇,可是曾经天源殿主云流的闭关之地。

    在天源殿创建的时候,他便留在这里,这些年来不离不弃,可谓见证了天源殿的盛衰荣辱。

    昔日天赋傲绝苍穹的云流,横空出世,那是何等的惊才绝艳?

    那时的天源殿,乃七殿之首,所有星卡师,都为能加入天源殿而骄傲。

    昔日星云子在此授课,整个联邦的星卡师都会前来听课,座无虚席。

    “如果殿主还在,那该有多好。”宫武浑浊的眸子中,掠过一抹复杂之色。

    云流本身未来的星云军团统帅,整个联邦的统领,然而却因为一念之差,酿成大祸…

    如果当初云流没有误会,现在的局面,是否会变得不一样?

    只是,这些年来有件事他一直想不清。

    为何素来遇事不惊的殿主,会一时冲动,因为误会而酿出大错?

    就在此时,一阵淡淡的脚步声,自身后响起。

    来人身穿蟒袍,虎目开合间,不怒自威,赫然便是秦王。

    宫武眼皮抖了抖,苍老眸子看了后者一眼,然后便是收回目光,没有丝毫迎接的意思。

    秦王倒也不在意,反而是呵呵一笑,道:“宫老又来缅怀故人呢?”

    宫武沉默不语。

    秦王抬起头来,望着眼前充斥着无尽神秘的殿宇,叹息道:“真是怀念当初师父和师弟都在的时候,那时的星云军团,旗帜插遍天源星,那是何等的荣耀?”

    “那时的天源殿,更是联邦圣地,可惜…”

    宫武依旧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殿宇。

    秦王忽然看向他,淡笑道:“天源殿没落的原因,便在于没有殿主,从而整个殿没有凝聚力。”

    他声音顿了顿,微微沉默,然后道:“宫老你一直呆在天源殿,德高望重,在我心中,其实你才是最适合殿主的人选。”

    宫武神色没有丝毫波澜,道:“我们星云军团有规矩,唯有持殿主印者,方有资格担任殿主,统御天源殿。”

    秦王道:“宫老,你是天源殿的老人了,这些年来,就没发现过天源圣印的下落么?”

    宫武摇了摇头,眼神闪烁,道:“到了该出现的时候,或许便会出现吧。”

    他转过身来,深深地看了秦王一眼,道:“秦王这般心急殿主印,恐怕不只是为了想让天源殿产生殿主吧?”

    秦王呵呵一笑,道:“你要知道,如今天源星最强势力,已经不是我们星云军团,而是焰皇朝。”

    他叹了口气,道:“别说天源星了,即便是这联邦北部,一些势力近期也有骚动之势、蠢蠢欲动,试图摆脱我们的统治…”

    听得焰皇朝这个名字,宫武眸心骤然一寒,星云军团沦落到这个地步,与那传说中的焰皇,真是有难以割舍的关系呵。

    瞧得他的神色,秦王摇了摇头,道:“云流背叛,师父失踪,定是那焰皇所为,可我们却无法手刃仇敌,恢复昔日荣光…”

    他话锋一转,随意道:“以前听师父说过,七殿圣印,其实是一个圣物的不同部分,若能凑齐七殿圣印,让圣物重现世间,兴许…”

    宫武浑浊眸子微眯,道:“你想得到它?”

    秦王微微颔首,道:“若能执掌圣物,便能对付焰皇,惟其如此,我星云军团,方能重现昔日荣光…”

    “这等隐秘,想来燕帅也知道。”宫武目光微垂,漫不经心地道:“不过看样子,你似乎比燕帅更关心我天源殿的殿主印。”

    秦王笑道:“燕帅统御联邦北部,分身乏力,我作为师父大弟子,替她分忧解难,也是应该的。”

    宫武摇了摇头,道:“我何尝不想我天源殿能有殿主,只是这些年来,我也没有寻找到殿主印的下落。”

    “所以,别想了…”

    秦王眼神骤然黯然许多。

    宫武霍然转身,双手背在身后,朝着外面慢悠悠地走去。

    走了约莫十数步,宫武的脚步忽然一滞,他盯着眼前虚空,缓缓道:

    “与其把心思放在这无迹可寻的殿主印上,秦王不妨好好想想,作为一殿之主,自己究竟该做些什么…”

    声音落下,他缓缓离开。

    秦王眼神闪烁,嘴唇微微蠕动,似是想说什么,可最终却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口。

    …

    上完课之后,箫玄一路蹦蹦跳跳,返回星海苑。

    既然报名参加殿试,那接下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可要好好努力了。

    虽说周圣被他一通骚操作搞到自闭,但箫玄清楚,论起实力,自己较之于他,还有很大差距。

    在星兽界,周圣一张剑卡,便让自己感受到一股庞大压力,如果他全力出手,箫玄还真不知该怎么办。

    然而就在箫玄沿着小路返回的时候,忽然他脚步一滞,只见前方,一道身穿蟒袍的身影,负手而立。

    赫然便是秦王!

    箫玄的瞳孔,微微一缩,秦王拦路,该不会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吧?

    毕竟,自己前几天偷了秦生的boss。

    与此同时,秦王也是有所感应,偏过头来,犹如一汪幽潭的眸子,看向箫玄。

    视线对碰的刹那,箫玄顿觉浑身发颤,如陷深海,恐怖的压力将他笼罩。

    仅仅是一道目光,便让他感到浑身刺痛,若是他真对自己出手,恐怕只是抬抬手的事!

    不过,他很快便冷静下来,对方作为一殿之主,应该不会自降身份找自己麻烦。

    果然,秦王的目光渐渐变得温和,微笑道:“下课了?”

    箫玄浑身不自在,不过仍是硬着头皮应了一声。

    秦王走上前来,淡笑道:“箫玄,你天赋不错,呆在这半死不活的天源殿,终归埋没了你。”

    “有没有兴趣来秦王殿?”

    箫玄闻言微怔,那么直接的吗?

    秦王道:“凤凰应栖梧桐,而非枯木,你若是加入秦王殿,我保你两年内,成为五星卡师。”

    他淡笑道:“你要知道,五星卡师,即便放眼整个联邦北部,那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

    箫玄淡笑道:“殿主的好意,晚辈心领了。”

    秦王神色淡淡,对此毫不意外,依旧微笑道:“我只是有些想不通,为何你要选择天源殿?”

    箫玄微笑道:“晚辈曾经说过,晚辈不忍看到天源殿没落,想凭一己之力,振兴天源殿…”

    “不过,不瞒殿主,这些只是托词,说给外人听的。”

    他叹了口气,自嘲道:“其实我啊,根本没有这么多想法,说句实在的,我一介流民,并非本土星卡师,天源殿如何,与我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前半生穷惯了,苦日子过多了,如今忽然有所成就,便想享受享受,加入天源殿,也只是因为殿内压力小,适合混吃等死而已。”

    秦王眼神闪烁,道:“我看你的表现,似乎并不像在混吃等死啊?”

    “败叶心,斗姜尘,骂周圣,最近关于你的声音,可是不绝于耳。”

    箫玄道:“叶心嘲讽我,我自然要搞他,周圣抢我东西,我肯定也要搞他,谁让我不爽,我就搞谁。”

    秦王眼神遽然变得锋利起来,道:“你就不怕得罪人,他人日后给你使绊子么?”

    箫玄摇了摇头,道:“无所求自然无所惧,我也不怕得罪人,反正也没想过往上爬,干嘛委屈自己?”

    秦王微微沉默,脸皮狠狠一抖,眼前人畜无害的箫玄,不由让他想起了一种叫平头哥的星兽。

    有句话叫星兽界乱不乱,平头哥说了算。

    平头哥的字典里,没有后退一说,即便是碰见九星星兽,也敢上去干一架。

    难道,他的性格也和平头哥一样,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章节目录

超神星卡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求书网只为原作者沉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砚并收藏超神星卡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