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儿,这是烈阳帮刘门主的弟子,白子岳白少侠,听说如今还成了他们帮内的杰出弟子,有他出面,我们这次出行,应该就不会遇到什么问题了。”

    常老二很快就来到了一个壮汉的面前,恭敬的说道。

    “断刀侠白子岳,我听过你的名号,如今一见,果然风采过人。”

    那壮汉大笑一声,连忙走了过来说道。

    “客气了,不知道怎么称呼?”

    见到这个壮汉的刹那,白子岳瞳孔一缩,很快就镇定了下来,不动声色的问道。

    这人,他见过。

    细说起来,跟他还有一点纠葛。

    他之前所修炼的五段金身,虽是得自刘老六,但其实正是这人的东西。

    水匪头子,水中仙!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与对方站在同一条船上,而且看情况,是要帮对方压货?

    什么时候,水匪们也开始做正经买卖了?

    豁然间,白子岳想到了在前段时间,意外所看到的水中仙与五通道长弟子张玉昌秘密接头之事。

    莫不成,这棉花下面的东西,正是张玉昌的那个所谓师叔所需要之物?

    “本姓周,家里排行第三,你可以称呼我为周老三。”

    水中仙笑着说道。

    点了点头,白子岳再没说话。

    到了现在,他已经彻底确认,自己已经置身匪窝了。

    不过,到底要不要动手,却还是有点犹豫。

    想了想,他还是决定按兵不动。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不想节外生枝。

    不管这水中仙想要做什么,只要不招惹到自己头上,他都不想去理会。

    “白少侠,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就出发吧?”

    水中仙周老三问道。

    “出发吧。”

    白子岳点了点头,然后耳边就立即就传来了一些水匪,起锚,开船的招呼声。

    不一会儿,商船就离岸而去,速度渐渐加快,好似游鱼一般,在芦苇中穿行。

    十分钟后,商船就已经出现在了江面上。

    到了这个时候,渐渐已经可以看到一些船只在江面上航行。

    有打鱼的渔船,有运货的商船,同样也有渡人过江的小船。

    白子岳等人所在的商船,汇入其中,倒也并不起眼。

    “有船靠过来了,果然是烈阳帮水务堂的巡查船。

    白少侠,接下来就要靠你了。”

    忽然,水中仙开口说道。

    “我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白子岳轻声说道。

    很快,那巡查船就靠近了过来。

    “原来有白师弟在,那这船就不用查了,白师弟战胜那李应如的一战我也是看了的,当真提气。”

    白子岳本就站在船头,烈阳帮巡查船过来后,上面之人很快就看到了一身帮内内门弟子常服的白子岳,其中一人见状连忙开口说道。

    他们可都知道,白子岳已经获得了门内杰出弟子的身份,将来注定前途远大,一飞冲天,自然愿意与他攀上关系。

    况且,这本就是顺手而为的事情,能落一个人情,那就再好不过了。

    “朱师兄客气了,下次有时间,我请你们喝酒。”

    白子岳对这人也有些印象,不过只知道他姓朱,具体什么名字,可就记不清了。

    “那我们可都记着呢,可别见面就当不认识了。”

    那位朱师兄听到白子岳叫出了他的姓,心中也是高兴,忙大笑着说道。

    “那肯定不会。”白子岳连道。

    “好,就不耽误师弟时间了,我们走。”

    朱师兄大声招呼了一声,他们所乘坐的巡查船立即就荡漾了开来,很快就向着另外一条商船而去。

    “还是白少侠的面头广,要只是我们,肯定会被他们敲上一笔。”

    水中仙一脸恭维的说道。

    白子岳扫了眼其他水匪,见他们都是一副紧张过后放松的模样,心知如若刚才不是他出面,这些人必然会动手,对于那棉花之下的东西,心中也有了更多的猜测,口中却说道:“只是师兄给面子而已。”

    接下来,商船再次起航。

    中间倒是又碰到了一堆巡查船,同样是白子岳出面,对方很快就给面子放过通行。

    如此,一个多小时过去,商船渐渐地往沿岸的一处沙地靠了过去。

    “到了吗?”

    白子岳看向了水中仙。

    “张仙师,出来吧,我们到了。”

    水中仙没有回答,而是大声喊道。

    话音刚落,就见沙地后边,一些草丛之中,窜出了一个个身形矫健的身影。

    与此同时,张玉昌那有些肥硕的身子,也从后边显露了出来。

    “东西都备齐了吗?”

    张玉昌远远地招呼道。

    “当然,一百五十支弩箭,一百支战弓,再加上一万支长箭,全部备齐了。”

    水中仙连忙高声说道。

    在他说话的时候,他手下之人,也立即开始行动,将船上那一袋袋的棉花丢开,露出里面一个个的木箱。

    嘭!嘭!嘭!

    木箱迅速被打开,一柄柄弩箭,战弓,一根根的长箭,尽数显露了出来。

    这些战弓,弩箭,一个个制作精良,从箭尾,弓身等地方,还有着一个个的制作标号,实打实的军方之物。

    饶是白子岳早就知道,这些东西必然是管制物品,但当他真正看到这些战弓弩箭的时候,脸色也有些变了。

    军械!

    相比私盐,这偷运军械,才是官府明令禁止,一旦抓到就必然要严厉打击,处于极刑的重罪啊。

    他当真没想到,他们运送的,竟是这等物件。

    “这么说,这些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紧接着,白子岳就看向了跟在张玉昌身边的那些精壮大汉。

    鬼头寨!

    他们只有可能是鬼头寨之人。

    因为只有他们需要,只有他们敢于,买卖军械,来应对即将到来的李勋主薄的剿匪行动。

    而且,更让白子岳感觉到有些惊悚的是。

    他可是知道,实际上鬼头寨早在半个月前,甚至更久之前,就好像预料到了这一点,提前让水中仙进行了准备,偷运这批军械。

    “还有那侯林坤……”

    想到对方在此次行动中扮演的角色,白子岳眼神不由眯了一眯,心中在刹那间就涌现出了一丝杀机。

    对方此举,当真置他于极致危险之中了。

    “好,水中仙果然是一个信人。”

    张玉昌身形一跃,肥硕的身子直接跳过了十多米的距离,跃入了商船之上,看到了里面的东西,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说道:“全部上船,把东西搬走。”

    “等等,剩下的银子呢?”

    水中仙却是大声问道。

    此言一出,他的手下,也全数握紧了武器,一副紧张的模样。

    有些人,更是飞快的拿起弩箭,插上长箭,随时可以发射而出。

    “东西我们自然是带来了。”见状张玉昌笑容不变,下方很快就有一人提着一大箱东西,飞快的跳了上船。

    打开箱子,在阳光照射下,一片金黄就在所有人的面前展现。

    “这是剩下的五百两黄金。”张玉昌看着水中仙,笑着说道:“水中仙你可就有点过于小心了。

    我们既然连之前的五百两黄金的定金都给你了,又怎么会贪墨这剩下的区区五百两?”

    “哈哈,张仙师说得对。只不过我水中仙刀口舔血惯了,如果没有这一份小心,早就沉尸江里,变成鱼粪了。

    小心总是的。”水中仙也不尴尬,哈哈一笑,直接接过了那装着五百两黄金的箱子,道:“东西给他们。”

    接下来自有数十位鬼头寨之人,飞速的跳上了商船,一人一个,甚至两个木箱,扛起就走,迅速的跳下了船。

    他们本就是练武之人,力气很大,就算是装满了长箭的木箱,也顶多一两百斤,根本算不得什么,健步如飞之间,一行人很快就向着远处山林而去。

    那里,好像正是鬼头寨所在的方向。

    “对了,不知道身边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

    眼见交易顺利进行着,张玉昌像是这才注意到了一旁的白子岳一般,问道。

    “哈哈,张仙师还不知道吧,这一位,可是清河镇内,烈阳帮门主刘东的徒弟,在外可有着断刀侠美称的白子岳白少侠。”

    收到了银子,水中仙的心情似是极为不错,大笑着开口说道。

    “断刀侠白子岳?倒是真有点失敬了。”

    张玉昌脸上是有些动容的模样,说道。

    “张师兄也是贵人多忘事,三年前,我们可是见过一面的。”

    白子岳脸色平淡的回道。

    “是吗?如此一说,倒是有了一点印象。只不过白少侠模样大变,认不出也是正常的。”

    张玉昌脸上一笑,接着开口说道:“倒是最近,师兄我有一件东西在清河镇内丢了,白师弟身为清河镇第一大帮,烈阳帮门主弟子,想必号召力巨大,比之官府都更胜一筹,不知道能否为我找回来?”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师兄丢的是什么东西,师弟我不敢自比官府,但力所能及之下,自然会帮忙的。”

    白子岳也是连忙开口说道。

    这一辐兄亲弟热的模样,倒是让一旁的水中仙有些迷糊。

    “一具尸体。”

    “一具跟了我十多年,费劲了我无数心血,投入巨大财务,甚至为此都荒废了修为进度的尸体。

    不知道师弟,可有印象?”

    张玉昌的脸上,还是一副亲热的模样,可是声音,却渐渐有些低沉了起来。

章节目录

超神道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求书网只为原作者当年烟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当年烟火并收藏超神道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