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墨竹院,林宁只安抚春姨和小九娘一切安好,坏蛋已经被打跑,将小九娘的脑瓜按到春姨怀里后,就回到了西厢卧房。

    心情激动而疲惫。

    今日他虽然化身为杀人魔王,一口气射杀了几十个黄沙军,但因为距离较远,所以杀人后的那种强烈刺激感影响并不大。

    激动的是,这一波功德点刷的林宁爽的飞起。

    数目之大,让他有一夜暴富的失真感。

    他现在甚至可以同时将《乾坤劲》和《百草经》升级到“融会贯通”的境界!!

    还能再有一点富余……

    这若都不叫暴富,什么才叫暴富?

    如果没“天道”,林宁想将任何一门技艺练到“融会贯通”,都至少需要二三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

    然而今夜他只杀了几十个恶人,就到了这一步,岂有不激动之理?

    但林宁到底不是真的只有十五岁,他有自己清晰稳定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尽管之前有一瞬间,看着飙升的功德点,他想过自此过上除暴安良,斩尽世间贼子的念头。

    既能惩恶扬善,又能无限强大下去,实在两全其美……

    但随后,前世多年磨砺成的坚韧心性,还是让他及时警醒过来。

    就《箭经》(残卷)而言,从“小有所成”升级到“融会贯通”,只需要区区八十点功德值。

    以杀一个作恶多端的山贼奖励五点功德值来算,他只要杀十六个就足够了。

    但到“融会贯通”后,显示升级到“登峰造极”境界所需要的功德点却是一千六百点,他要杀三百二十个作恶多端的山贼。

    虽不知下一步晋级“返璞归真”境界需要多少功德点,但至少也要再翻二十倍。

    因为从“融会贯通”晋升到“登峰造极”已经要翻二十倍了。

    也就是说,将目前来说最简单的《箭经》(残卷)升级到返璞归真,林宁至少要杀六千四百人。

    显然,《乾坤劲》及分量更重的《百草经》,所需要的功德点只会比《箭经》(残卷)高,甚至高十倍不止。

    那林宁到底要杀多少人?

    十万,还是百万?

    或许百万都不够!

    沙海寨的做派素来恶贯满盈,所以杀一个黄沙军才能得五点功德,寻常毛贼自然没这么多。

    在此基础上,数目甚至还要再翻一倍甚至几倍!

    如果林宁自此沉溺于杀人强大的“快”感中,不断的杀人,不断的变强,那么毫无疑问,他很快就会成为一个杀人狂魔。

    他穿越到这世间重活第二世,不是为了做杀人魔王的。

    杀到最后,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心性大变,失去人格,走向毁亡。

    所以,林宁方才一边猎杀着“猎物”,一边享受着功德点暴涨的“快”感,一边却要用极大的意志,来压抑这种“快”感,不使自己沉迷进去。

    虽然十分疲惫,但好在他终究没有迷失在暴涨的力量带来的“快”感中,始终保持着内心深处的冷静和自我。

    这是件极为艰难的事……

    就好比一个浴火焚身的壮汉,一边在床上和世上最美的女人翻云覆雨,享受着这世间的极乐,可一边又清楚的知道,这个世上最美,上起来最爽的女人,很可能会带他堕入万丈深渊。所以只能偶尔顺手操之,不可沉迷……

    简单洗漱了番,林宁以平静又力竭的心态将功德点加完,最后看了眼天道面板:

    林宁:Lv 6(0/320)

    功德值:30

    力量:100 敏捷:60 智力:30 魅力:10

    技能栏:

    《乾坤劲》:融会贯通(0/3500)

    《百草经》(上半部):融会贯通(0/3000)

    《箭经》(残卷):融会贯通(0/1600)

    果然老话没错,真是杀人放火金腰带啊!

    这一次,算是脱胎换骨了……

    心中自嘲一念后,林宁便沉沉睡去。

    ……

    以足够的阅历和智慧平复好心情的林宁,这一觉睡的极沉。

    昨夜连发百余箭,也耗尽了他大部分体力和内劲。

    再加上《百草经》和《乾坤劲》升级到来的身心“折磨”,直到第二天中午过了午时,他方才睡足醒来。

    刚一醒来,就察觉到不对,屋子里有人!

    转头看去,却发现了两道身影。

    “姐夫!你终于睡醒啦?”

    穿了身新花衣的小九娘正将下巴搭在桌上百无聊赖的等着,看到林宁转过头睁眼瞧她,一双大眼睛登时睁圆,欢天喜地叫道。

    随即又转头看向站在窗边负手而立那道身影,大声叫道:“姐姐,姐夫醒啦!”

    那道身量修长,三千青丝束马尾的身影缓缓转过身来,凤眸中的目光,清洌锋利的审视着林宁,不带一丝男女情意……

    林宁瞥了她一眼,揉了揉眉心,却是先对九娘道:“小九儿,去给春姨说,我快饿死了,让她炖一大锅肉,香料要放足。”

    “咕咚!”

    只听林宁这般说,九娘就凶猛的咽了口口水,然后连连道:“好好好!我这就去,我这就去!”

    不过到底机灵,临走前,竟对林宁挤眉弄眼了番……

    这个小鬼头……

    但显然,她的好意被辜负了。

    一身王者霸气的田五娘站在那里,清冷的目光的看着林宁,微沙的声音直言不讳的问道:“你到底是谁?”

    林宁起身,当着田五娘的面,取了身干净的新衣,没急着换,而是看回去,问道:“你觉得呢?”

    田五娘绝美的脸上不带分毫表情,却斩钉截铁道:“你不是小宁!”

    林宁忍不住呵了声,道:“说说看,你要怎样确认我是我?”

    田五娘沉默了稍许后,淡淡道:“小宁的后臀部,有一块元宝胎记。”

    幼时,她帮宁氏给还是毛毛虫的林宁洗过澡,故而记得。

    林宁懒得多言,转过身背对着田五娘,脱下了衣裳。

    随着里裤的脱下,田五娘一直冷静清寒的面色,终于变了……

    “臭丫头,看清楚了没有?你是不是见我如今这般出众不凡,想提前灭口?”

    听着这熟悉的羞辱,田五娘十多年来塑造的世界观在这一刻隐隐有些崩坏:“你怎么可能突然间成了二流高手?你怎么学会的医术?三叔说你昨天才得的《箭经》,你……”

    林宁换好衣裳,转过身来,俊秀不俗的脸上一双明亮的眼眸似能动人心弦,不过说出的话,就没那么动人:

    “说你蠢,你还真是蠢,你不知道我最爱做什么吗?”

    田五娘虽冰雪聪明,也不知林宁想说什么,只静静的看着他。

    林宁呵了一声,劝道:“以后还是要多读点书,记住: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武功、箭术,于我而言,不过是闲暇时消遣时光的一点小道而已,不值当什么。

    医术倒还马马虎虎,我辈读书人素有不为良相,则为良医的传统。

    至于你们这些草寇……

    啧啧,说这些你也不懂。”

    一如既往的尖酸刻薄,以掩饰心中慌成狗……

    对于这个清新脱俗的逼,田五娘除了用那双凤眸静静的直视着某人外,连一个字都不愿多说。

    但是从外面走进来的方林、胡大山、邓雪娘以及,周成……

    这句话的装逼效果达到了MAX!

    “小宁,三叔我也是读书人哪!难道三叔这么多年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么?”

    方林一夜未能合眼,倒不是担心山寨再出变故,而是想不通林宁身上发生的变化,此刻甚至难抑激动的大声说道。

    林宁看着四个身上都有伤势的当家人,指了指田五娘反问道:“你们也都练武啊,练了几十年也比不上她,怎没人说她?”

    天姿啊……

    众人这一刻都彻底无语了,倒是四当家邓雪娘,一会儿看看林宁,一会儿看看田五娘,忽地笑道:“你这小两口子还真有意思,一个是武曲星下凡,一个是文曲星下凡,敢情文武星宿都掉到你们家了,倒是天生的一对。”

    邓雪娘本是在说笑话,然而除了她之外,却无人笑的出来。

    因为除了这个解释外,还能有什么解释?

    原本以为惊才艳艳的田五娘已经让他们开足了眼界,达到了想象的巅峰。

    可是现在的林宁,却再次刷新了他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一个极度厌恶武道,鄙夷打打杀杀的人,居然就这样简简单单成了一名绝世高手。

    天理究竟何在?!

    “宁哥儿,你现在,冲开了多少生死大穴了?”

    胡大山忽地目光灼热的看着林宁问道。

    此言一出,原本凤眸微垂的田五娘都再度抬起眼帘,看向林宁。

    林宁想了想,道:“应该有七八十处吧……不到九十个,我并不十分关心这些。”

    田五娘:“……”

    胡大山:“……”

    邓雪娘:“……”

    周成:“……”

    方林吞咽了口口水,目光如冒火般看着林宁,咬牙道:“你之前才冲开了三十六处,只是二流高手!!”

    林宁莫名的看了他一眼,道:“昨夜闹的那么厉害,唬的春姨和小九掉泪,我心里火大的很,所以又冲开了些穴道……唉,三叔,你们莫要这样看我。圣贤有云:国虽大,好战必亡。国如此,人也是如此。

    纵是一流高手又如何?难道就能为所欲为?

    且不说上面还有宗师,还有武圣。就是武圣,也未必就是最强者。

    再者,纵然是武功最强那又如何?

    不事生产的武圣,也只能以杀伤力威慑其他两个武圣。

    除此之外,还有何用?

    他们其实根本就不该存在!

    一味的逞强杀人,是绝不可能让人过上幸福的日子的。

    唯有读书,唯有明理,才能使人心思清正。

    也唯有创造出价值,才能使生活更美好。”

    胡大山一颗赛牛头般的大头此刻仿佛更大了,他呆呆的看着林宁,问道:“宁哥儿,你说什么……什么叫创造价值?”

    若是从前,听林宁说这等失心疯之言,几个当家人理都不会理会,但现在……

    林宁呵呵一笑,语重心长道:“比如种地,能种出稻谷,可使人充饥。比如种桑养蚕,可使人得衣御寒。甚至,可以做经济之道。与民方便,与己得利,皆有价值。”

    邓雪娘脸色不善,问道:“那我们出去劫道,不也一样创造价值?”

    林宁正色道:“雪姨,劫道不算创造价值,你们是在白抢,是不对的……”在邓雪娘等人辩争前,林宁话锋一转,道:“但是,你们若将劫道,换成收取一定的养路费,或者运输安保费,那就算创造价值了。”

    邓雪娘:“……”

    虽然不大明白养路费是劳什子玩意儿,但她还是明白,林宁也是要问人要银子的。

    这她娘的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众人都无语的看着林宁,觉得他果然还是当初那个林小宁,鄙夷武人,推崇读书人,读书读的脑子坏掉了。

    只是这个想法刚起,再想想他身上发生的事,一众老江湖们愈发无语。

    老天不开眼!!

    邓雪娘还想说什么,却见田五娘微微摇头,侧眸看着林宁,淡然道:“既然你有这种想法,那日后就由你带队在一线天布卡,去山下收养路安保费吧,也教教我等粗鄙武人,如何创造价值。”

    说罢,屈指一弹,将一块寨主令牌弹进林宁手中,随后转身离去。

    方林这老货见林宁傻了眼儿,竟乐的合不拢嘴,哈哈笑着附和道:“极是极是,宁哥儿,我等老朽都不成了,文不成武不就,哎呀呀,上不得台面了,往后就看你们的了!对,就照大当家说的办,好好创造价值啊,哈哈哈!”

    其他几人反应过来后,看着林宁目瞪口呆的模样,一起大笑着离开。

    “布卡?开什么玩笑,我是读书人!”

    ……

    PS:怎么会有人说我短?咱们每一章都接近四千字,几乎是别人两章啊!

    另外书要慢慢看,剧情会一点点铺开,系统的“种田”积累作用差不多了,故事终究是以人为主……

    最后感谢书友“趙廸”的万赏,感谢“苏八练习走猫步”“汗子盐”“limc0”等书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支持。

章节目录

大王令我来巡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求书网只为原作者屋外风吹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屋外风吹凉并收藏大王令我来巡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