裏道门,对于许多人而言这个名词从未在他们的生命中出现过,也从未在电视上、网络上、书籍上出现过,所以如果有人说起这三个字的话,相信绝大多数的人都会感到一头雾水。

    但实际上,这个庞大的组织在经过了接近两千年的发展之后,其势力早已错综复杂,几乎渗入了全世界的各个角落,可以说有华人在的地方,便有裏道门的踪影。

    不过即便裏道门的势力范围在世界各地遍地开花,可只要对其有稍微那么一点了解的人就应该知道,无论这个组织的势力版图如何扩张,位于华国“龙虎山”周围的三大总部才是裏道门的核心之处。

    就在司徒空出现且从“六壬司”处盗走炁源水的第二天,龙虎山西北方向偏远之地的一个深山庭院内部,正漂浮着一片令人闻风丧胆的气息。

    “阿嚏!兄弟有火吗,我想抽根烟。”

    当夜幕缓缓落下之际,一位守护在“六壬司”会议大厅之外的黑衣男子不由得打了个喷嚏,脸上带着有些尴尬的神色。

    照理来说,已经到达他们这种“黄冠”水准的裏道士是很难才会感冒的,所以打喷嚏什么的基本上属于一年难得见到一次的小概率事件。

    可在听到这家伙的话后,另一位一起看门的黑衣男子则是会心的朝那边伸出了手,拇、食、中三指一搓,一缕火焰便自他指尖上冉冉升起。

    “谢了......呼,这种氛围真让人受不了,太恐怖了。”

    “没事,毕竟这可是那十位大人难得聚在一起的时候啊,只要一想到那群人坐在一张桌子旁的样子,我也感觉浑身都在打颤呢。”

    看着自己的同僚正大口大口地抽着烟,另一位黑衣男子也抖擞了一下身躯,虽说他平时即便面对强大无比的祸崇也不曾颤抖过,但从不远处的会议大厅中传来的威压却是太过恐怖,导致这里几乎成为了一片禁地。

    然而,就在两人背后那扇厚重的黑铁大门背后,是一个相当宽敞的圆形大厅,大厅的正中摆放着一张巨大的圆形桌子,圆桌周围非常规整地端坐着许多身影。

    从上方看去,这张圆桌居然恰好呈现出一个太极阴阳鱼的画面,就仿佛是一个巨大的太极图被横放在了大厅正中似的,极为庄严、古朴。

    不光如此,在圆桌的十二个角落,也就是时钟的十二时点位置,则是用非常漂亮的籇书写上了对应落座者的席位称号,分别是:

    前一“腾蛇”火神家在巳,东南方位。

    前二“朱雀”火神家在午,南方位。

    前三“**”木神家在卯,东方位

    前四“勾陈”土神家在辰,东南方位。

    前五“青龙”木神家在寅,东北方位。

    天一“贵人”土神家在丑,东北方位。

    後一“天后”水神家在亥,西北方位。

    後二“太阴”金神家在酉,西方位。

    後三“玄武”水神家在子,北方位。

    後四“太常”土神家在未,西南方位。

    後五“白虎”金神家在申,西南方位。

    後六“天空”土神家在戌,西北方位。

    而就在这个时刻,圆桌的周围整整齐齐地坐着十个身影,仔细看去,除了东北方位的“青龙”和“贵人”之外,其余十个方位的主人都已来到了此处。

    很显然,这十个人便是裏道门乃至整个世界的最强者,体内拥有圣人之骨,曾经制止过世界毁灭级祸崇事件的大人物,“十二天将”。

    “唉?煌影大人还是没有出关吗?只能对着你们这帮人还真是无聊啊。”

    当所有人落座之后,坐在三点钟方位的那位扎着双马尾,看上去年龄顶多不过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李小满有些不太开心的说到。

    说起来她这么积极的过来参与会议其实只是想见自己憧憬的那个人罢了,本来就对今天的正事毫无兴趣。

    要不然就直接溜走吧?借助尿遁?

    “嘻嘻,小满,尿遁是没用的,别想太多了。”

    正当李小满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时,坐在她不远处的那位身穿非常具有少数民族特色服饰的美貌女子,“腾蛇”叶青竹则是发出了愉悦的笑声,似乎觉得李小满此时的表情十分有趣。

    “切,什么嘛,要你管......”

    “小满?如果你逃跑了的话,妾身可就要生气喽。”

    还没等李小满满脸不忿的把狠话说完,坐在她正对面的“太阴”玉蝉夫人则是笑眯眯的插上了一句,直吓得那原本摇摇晃晃的双马尾都缩了起来。

    “还是你有办法啊,在咱们之中能管住那丫头的除了煌影大人外也就是你了。”

    这时,坐在玉蝉夫人旁边,也就是八点钟方位的“天空”巴图尔有些羡慕的开口说到,他是一位一看就知道来自北方草原的壮汉,但与那魁梧健硕的身躯不同的是,巴图尔脸上的神态却是十分柔和,至少比起同样坐在一张桌子前的另外两个壮汉而言是这么回事。

    如果说有人能跟身高两米余的巴图尔比身材的话,那么肯定只有坐在四点钟和十二点方位的“勾陈”昴太岁和“玄武”乌廷安国了。

    毕竟这两家伙都是仿佛从一家健身房里出来的肌肉壮汉,只不过乌廷安国的年龄要比昴太岁大了许多,双鬓处已经能见到丝丝白发,此时他们似乎是在隔着桌子交流着最近最近收获的心得。

    李小满、叶青竹、玉蝉、巴图尔、昴太岁、乌廷安国,这六个人算是在这张桌子前话比较多的那种,而另外四个人则是自从坐下后便一声不吭,似乎另外九人完全不存在似的。

    其中坐在七点钟方向的“白虎”王子儒则是一副儒雅绅士的样子,纤细又高挑的身材与合身的白色西装搭配完美,配合精心烫染的一头金毛,差点就把“老子是个花花公子”写在了脑门上,这点从他平日喜欢自称“王子”就能看得出来。

    坐在王子儒左手边的“太常”丁珊珊则是一位打扮有些......额,打扮有些朴素的普通姑娘,普普通通的牛仔裤和碎花衬衫看上去很像是八十年代的流行搭配,只不过放到今天难免被人冠以土妹子之类的称呼。

    而坐在王子儒右手边的“朱雀”纳兰修则是一位真正的偏偏公子,他样貌俊美,精力充沛,挺拔的身躯中仿佛有着足以将山岳压倒的气势,已经达到了即便用少年才俊、人中龙凤之类的赞美来形容他也感到远远不足的地步。

    当然,既然能被裏道门承认为普天之下所有裏道士当中的翘楚,那么能来到这个会议大厅之中的人自然非同凡响,几乎每个都有着令人过目难忘的个性和外貌特征,除了......

    呜,怎么还没开始,好紧张,有点想吐,怎么办?

    就在这个“六壬司”的会议大厅当中,坐在圆桌旁的最后一位十二天将,待在十一点方位的“天后”宫明月努力地蜷缩着自己的身躯,似乎想把自己浑身都挤进桌边的阴影之中,不过显然徒劳无功就是了。

    坦白说,尽管其他九个人的存在就已经很奇特了,可这位“天后”在奇特的方面却是五人能与其抗衡,因为她此时......整个人都躲在一个米妮公主的玩偶套之中,连一根头发都看不见。

    是的,米妮公主的玩偶套,就是在迪士尼乐园里头一定会见到的,把整个人套进去然后哄骗小孩的那种。

    换句话说,现在这位名为宫明月的女性,正在这个聚集着天下霸者的会议大厅之中......玩COSPLAY?

    不过即便是面对着这如此诡异的光景,在座的其他九人也完全没有提出异议,因为他们早就知道这位在十二天将之中年纪最小的“天后”似乎......额,似乎脑子有点脱线?

    啪!就在宫明月正维持着自己的自闭生涯时,原本平和的圆桌上却突然传来了一声脆响,打断了她的思绪。

章节目录

青龙道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求书网只为原作者啤酒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啤酒熊并收藏青龙道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