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马场、风四娘……”

    向风四娘走去,前后接触到的人和事一一闪过脑海,最终演变成四个字:

    萧十一郎。

    “原来是萧十一郎啊……”李杨恍然的同时,童年记忆不禁受到触动,涌上心头。

    却被“嗖”的一声,突然响起的破空声,打断了。

    一点寒星自风四娘手中掷出,向李杨射去。

    “啊!”李杨惨叫一声,捂着大腿倒地。

    “什么嘛,原来这么弱,早知道一开始直接动手抢就完了,害本姑娘瞎耽误一番功夫。”风四娘从地上站起,揉着摔得生疼的娇臀,顾不上李杨,不满的念叨两声,便向白色野马小跑过去。

    在隔着两三步距离的地方站定,方才被甩飞出去的一幕浮现眼前,风四娘不怕反喜。

    “不愧是雪花骢,真是野性十足,正合本姑娘胃口。”

    “其实我也挺野性十足的,更合你胃口。”一边躺在地上的李杨,口中冷不丁飘出这么一句。

    风四娘闯荡江湖多少年了,什么样的荤话没听过,李杨这才哪儿到哪儿,听在她耳里简直不痛不痒,看都不看李杨,回了句,“闭嘴,再敢聒噪,现在就骟了你这小。”

    李杨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裆,摸摸鼻子,没说话。

    “好马儿,乖马儿,跟姐姐回家,姐姐不但不骟你,还给你配个漂亮小母马……”风四娘轻声柔语,双手小心翼翼伸向雪花骢的头。

    雪花骢低着头,任由风四娘的手落在头上,完全没了刚才将风四娘甩出去的凶悍劲。

    “真听话。”风四娘还以为是自己的功劳,摸着马头,得意一笑,牵引着马头,想让马站起,却发现马还是低着头,动也不动。

    “去配小母马啦。”风四娘俯首在马耳上,轻声道。

    雪花骢抬头,瞄了李杨一眼,不感动……

    “能不能给我也配一个。”李杨又出声道。

    风四娘头也不抬,一抖手,射出道暗器。

    “叮。”

    李杨低头,看着钉在地上,距离裆部只有一寸之近的飞镖,无声的笑了笑,没说话。

    “这是怎么回事?”

    风四娘围着雪花骢转来转去,使尽浑身解数,后者却还是趴在地上,死活不起,气得风四娘真想给它一脚。

    最令她生气的是雪花骢此刻那耷拉着头,萎靡不振的样子,完全没有一匹宝马该有的神俊模样。

    就现在这品相,还怎么卖出高价?

    “你到底对这匹马做了什么?“风四娘终于转头看向李杨,把这股气撒在了李杨身上。

    “什么也没做呀。”李杨一脸无辜状。

    “胡说。”

    风四娘手指着身后的雪花骢,“你什么都没做?它怎么会如此萎靡?站都站不起来?”

    李杨沉默了一下,道:“你不觉得你的话,很有歧义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这是匹公马。”

    这荤语放在刚才也就罢了,放到现在,风四娘可正在气头上,被这一激,顿时气结。

    “小,我现在就把你变成母的!”

    她冲到李杨面前,抬腿,就是一记踩阴脚,看得李杨头皮都止不住的发麻,赶紧出手。

    原本捂着大腿的手松开,挡在裆前,掌心向上。

    “那是?”风四娘眼尖的看到,李杨那手掌心中有一物,不正是她刚才射的飞镖嘛。

    飞镖上面没有半滴血!

    就被夹在中指和无名指之间的指缝中,尖锐的一端向上,正对着她要踩下的脚掌心。

    这一脚要是踩实,她脚心还不得戳出个血洞?

    风四娘紧忙收脚。

    可惜,覆水难收。

    这只脚还未收回落地,正处于悬空中,李杨的脚便先出了,仅仅是在地上一扫,扫中了风四娘独立支撑的另一只脚。

    风四娘嘴里低呼一声,身体失去平衡,倒了下去。

    正好倒向李杨身上。

    她倒也不是那种三脚猫的武者,就此认输讨饶,不甘心的出拳,顺着身体倒下的势头,向身下李杨挥打过去。

    不像是上一脚,这一拳她成功挥打出去了,只是……

    没打着。

    李杨双腿交叉,绞住了风四娘的腰身,这结实有力的大腿,哪里像是被暗器伤过的样子。

    使诈!

    风四娘再傻也看明白了,只是现在她双脚离地,被固定在半空,两只粉拳连连向前挥舞,明明只差一点,可就是打不着李杨的脸,气得嘴里“呀呀呀”的叫个不停,又无奈又气恼。

    突然,

    李杨腰背猛地发力,在地上一震,翻起,在落地时,已经变成风四娘在地,李杨在上了。

    “滚开。”风四娘双手用力去推李杨。

    李杨大手一擒,将风四娘两手一并抓住,交叠着,强行摁在其胸膛上。

    风四娘连连挣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怎奈,她一个女儿家,力气怎是李杨这个大男人的对手。

    可她的表现却比大男人还要刚烈,到了这个地步,还不认输,瞪着李杨,“男子汉大丈夫,居然对一个弱女人使诈,你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放开我,你我单对单,光明正大,再打一场。”

    “你可不是弱女子?”李杨说这话时,瞥了一眼另一边,还趴在地上不动的雪花骢。

    “你简直比那匹马还野还烈。”

    闻言,风四娘的刚烈劲,忽然变成了绕指柔,“那你是想驯服我喽?”

    又想耍什么花招?

    李杨心里这样想,脸上却笑道:“我不是已经骑上你了嘛。”

    风四娘语气顿了顿,妩媚一笑,“难道这样你就满足了?”

    说完,她张开红唇,贝齿微露,香舌在唇齿间若隐若现,勾人至极,仿佛在邀请李杨一亲芳泽。

    对于这样的邀请,李杨一向不会拒绝。

    他低下头,张嘴而下,刚要碰到那诱人的红唇时,那红唇猛地张开,狠狠向李杨咬去。

    李杨头一抬。

    “卡巴。”上牙和下牙狠狠撞在一起的咬合声响起,撞得风四娘的牙床都隐隐作痛。

    “你是要吃了我吗?”李杨笑道。

    风四娘咬着牙,又恢复了方才的刚烈劲,叫道:“我就是要生吃了你,小,你知道我是谁吗?独臂鹰王司空曙是我大哥,左手神刀花平是我至交好友,关中十三帮首领都是我把兄弟,知道大盗萧十一郎吗?那是我男人,识相的,赶紧放开我,不然,他们都不会放过你的。”

    “原来你有这么多大靠山呐。”李杨吃惊道。

    风四娘哼道:“怕了就好,现在放开我还来得及,否则,上穷碧落下黄泉,他们定不饶你。”

    “是这样啊。”李杨点着头,似乎意识到了严重性。

    然后突然一问,“既然你有这么多大靠山,你还偷一匹马干什么?”

    “我……这……那……”风四娘顿时说不上话了。

    “会做饭吗?”李杨莫名问了这么一句。

    风四娘脑筋完全没跟上李杨那跳跃性的思维,下意识回了一句,“……会啊,干吗?”

    “给我弄点吃的,我饿了。”李杨说完,竟直接松开手,从风四娘身上站起来了。

    “……”风四娘躺在地上,两只手还保持着之前被强行交叠放在胸膛的姿势,一脸发懵。

    这……就结束了?

    见此,李杨乐了,嘴里一边念叨着“看来你这匹野马,是喜欢被我骑着,也罢也罢”,一边一撩衣摆,又要重新坐到风四娘身上。

    “鬼才喜欢被你骑。”风四娘嘴里骂了句,一骨碌从地上站起,站定后,退后好几步,与李杨拉开一段安全距离,警惕的做出防御状。

    “你到底在耍什么花样?”

    李杨看着风四娘,摇摇头,“看来你是不会给我弄吃的了,算了,我还是自己去弄吧。”

    说着,他便转身而去。

    看着李杨后背,风四娘迟疑了一下,强压下背后偷袭的冲动,全身还保持在警惕戒备的防御状。

    李杨无视风四娘,走到雪花骢跟前,伸手轻轻拍着马头,附在马耳边,轻声抚慰:“起来吧,起来吧,这回真的没事了,我保证没有下一次……”

    就在风四娘不敢相信的眼神中,趴地半天的雪花骢,竟真的站起来了。

    “瞎了眼的臭马。”风四娘心里无比吃味。

    又见李杨作势要翻身上马,顾不上其他了,立马冲上前去,从身后拉住李杨,往下拖拽。

    “你给我下来,人走可以,马要留下。”

    看得出来,刚才的战斗,并没有让风四娘对李杨产生半点畏惧心。

    虽然全程被压制,但那是在李杨使诈,自己第一招失算的情况下,她到现在都认为,若是光明正大的对打,自己不一定会输。

    李杨刚要说话,突然转身,看向远处的林子深处。

    “你在看什么?”风四娘诧异的看过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有人来了。”李杨淡淡道。

    “在哪?”风四娘手举到齐眉处,做张望状,向远处望了望。

    却依旧什么都没看到。

    然而下一刻,一道身影“蹭”的一下蹿入视野中。

    那身影十分矫健,如同一只大猿猴般,在树上连连飞跃,迅速逼近,同时口中爆喝道:

    “贼人休走,还我马来!”

章节目录

诸天记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求书网只为原作者望月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望月声并收藏诸天记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