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外的大道上停满了天狼兵团的梭车,丁蒙拖着言婕直接奔向了车队最前面,想都不用想,车队前面这辆天鸟绝对是言婕的,普通佣兵哪里会有这么豪华的梭车。

    丁蒙几乎是把言婕塞进了副座,然后自己一屁股坐在了主位上,他根本就不担心言婕使诈,以言婕的实力随便怎么折腾都没用。

    事实上言婕也明白这一点,连任战都奈何不了丁蒙,自己就更没有那个逃走的可能。

    梭车迅速升空,但飞行的方向却不是飞星城的城区,而是反方向飞往大海。

    丁蒙的细致和谨慎让言婕也感到心惊,这家伙一上车就先把车上的定位系统关了,接着把晶焰加速器也给关了,梭车在天空中就像一架老式飞机慢悠悠的飘着,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避开飞星城的雷达扫描。

    做完了这一切,丁蒙这才面向她:“说!”

    “说什么?”言婕的声音怪怪的,像鸭子在叫,下颚还在淌血,嘴巴微微一张伤口就是一阵扯痛。

    丁蒙道:“你们飞星城指挥中心的位置!”

    言婕顿时变了一个哑巴,不吭声了。

    丁蒙点头道:“行,你可以不说,我有的是办法知道。”

    说罢他一把拉过言婕,爪刀变戏法似的就翻到了他的指尖。

    看到这把刀言婕就害怕,再看丁蒙动作粗暴,她吓得尖叫起来:“你要干什么?”

    “你放心,我比你们黄团长更无耻。”丁蒙一边回答一边抓她的手腕,看似就要动刀,“我只要你这只手,我不信这腕仪里面没有数据库……”

    一听对方要切自己的手腕,言婕又叫了起来:“我说,我说,我马上说!”

    “你最好说实话。”丁蒙盯着她,“黄龙就是对我撒谎,我才切了他的手。”

    言婕咬牙道:“我可以说给你,但你未必有胆子敢去。”

    丁蒙忽然道:“脱下来!”

    “脱什么?”言婕又一阵紧张。

    丁蒙道:“腕仪。”

    腕仪很快就脱了下来,丁蒙摁动按钮,车窗迅速放下:“把它扔下去。”

    下面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腕仪要是扔了下去,就算能捞上来也是七八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言婕立即明白了丁蒙的用意,腕仪也有定位功能,一旦扔入海中,那么这飞星城就没谁能再找到她了。

    这个丁蒙做事还真是滴水不漏。

    然而她在那里犹豫,丁蒙却不给她机会了,一把抢过腕仪,顺手就丢出了窗外。

    “来,带我去你说的那个我未必有胆子去的地方。”丁蒙的神色终于恢复平淡,“当然,你也可以不带路,没关系,我现在就掉头去飞星城城区,放你下去。”

    言婕瞪着他,她实在是不清楚丁蒙究竟在打什么主意:“放我下去?”

    她殊不知丁蒙平时根本不会这么多话的,这会儿全是小坏在意识空间里教他唬人:“对,放你下去,给你自由,但在放你下去之前,我会把你全身剥得光溜溜的,然后再把你丢到城区的大街上,我要让你的手下好好的欣赏你,看看他们脸上是哪种精彩的表情,你们天狼兵团不是那么喜欢美女吗?黄龙居然还敢打代小姐的注意,这样也好,我们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说不定你的终生大事,就在今天解决……”

    一听这话,言婕脸上的血色“唰”的一下褪得干干净净。

    在丁蒙恐吓言婕的时候,任战也没有对代亦客气。

    6号别墅一层大厅,代亦已经被五条能量拷链绑在沙发上,她是初级源力战士,普通佣兵根本不是对手,所以必须对她严加防范。

    任战金刀大马的坐在对面沙发上,脸色难看得要死,因为不断有手下进来汇报:

    “战哥,言小姐的梭车,定位功能已经被关闭了。”

    “指挥中心那边也侦查不到梭车的坐标。”

    “言小姐的腕仪已被发现,掉进了西区海底,坐标是……”

    这些消息里面就没有任何一条能令他心情好转,任战大手一挥:“把这个女人的腕仪给我解下来。”

    他的用意其实跟丁蒙差不多,无非是想在通讯录名单中找到丁蒙的名字,然后发送即时信息,只要连上了丁蒙的腕仪,就能通过技术手段找到丁蒙的准确位置,能找着丁蒙自然就能找到言婕。

    腕仪很快到了一名佣兵的手中,这名佣兵估计还是数据师,把腕仪嵌到茶几上的一台微型光脑上,然后在光脑上工作起来。

    腕仪中的通讯录名单没用到二十秒就出现,光幕上显示了一排排的头像和名字,只不过这些头像都呈灰暗状态,这是因为腕仪在飞星城领域,信号只能覆盖于芝凡星系,再远的区域就连不出去了,除非是极为昂贵的量子腕仪能实现跨星域的连接。

    但那种腕仪真不是一般人用得起的,哪怕是代亦这样的人都用不起,也不是说绝对用不起,而是维护的代价太高了,只有战区或是军方才会配置这种东西,以防紧急情况发生。

    随着数据师一行行的翻动筛选,名单中果然发现了丁蒙的名字,而且头像也是亮着的,但是数据师的通讯指令刚一发出,光幕上就弹出了阻挡界面:“请输入八位数密码。”

    “这……”数据师只能抬头望向任战。

    很明显,代亦早在通讯录里面动了手脚,把丁蒙的名字加了密。

    任战瞪着代亦:“你不想遭罪的话就痛快说出来,密码是多少?”

    他看似凶恶,其实心中诸多感慨,这代亦反应挺快的,明知自己落入敌人手中就赶快把丁蒙的名字加密,能拖一会是一会,小婕若是也有这种机智的应变,哪至于落入丁蒙手中?就算落入丁蒙手中,也不会吃大亏。

    代亦冷笑道:“你慢慢猜。”

    任战现在也不客气了,起身“啪”的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这一掌扇得代亦倒在沙发上差点昏死过去,原本漂亮的鹅蛋脸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来半边高。

    “混蛋,你敢打我?”代亦挣扎着坐起,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打自己的脸,这是她最引以为傲的地方,而且还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打她,她忍不住破口大骂:“混蛋东西想要密码?做梦去吧,我死也不会告诉你!”

    任战懒得跟她费口舌,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控制器一按,代亦身上五条拷链“哧哧哧”的迸出了大片能量,就像五条白色的鞭子在无情的鞭笞她。

    代亦这次连呼喊声都发不出来了,全身痉挛着又倒了下去,沙发都被烧焦了一大片。

    也不知过了多久,拷链上的能量被撤回,代亦喘着粗气披头散发的重新坐起,她的牙齿都咬出了血:“你们这群垃圾,只要我死不了,我就有你们受的,你们给我等着……”

    任战一把扼住她的咽喉,把她直接凭空提了起来:“还嘴硬?真想死?”

    “呜——”

    代亦的脸瞬间就变紫了,但她拼命的扭动着身躯,然后憋足了力气“扑”的一口血水喷在了任战的脸上:“滚————”

    任战也不气恼,索性把她扔回沙发上,转头对数据师道:“这个八位数的密码能不能破译出来?”

    “能!”数据师肯定的点头,“但是需要一点时间来解密。”

    这会儿又有佣兵从门外走进来:“战哥,人队长在回来的路上,正赶向这里,突袭兵团的胡大帅也在朝这里赶来,他说有重要消息和你商量,他还带了两个人过来,看模样不是一般人……”

    任战点点头,人屠必是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从空间站赶来飞星城汇合,目的是支援自己。而胡大帅本是黄龙请回来的,任战对突袭兵团一向没什么好感,但这会事发非常,去看看那家伙带来了什么消息也好,只要能把言婕完好无损的救回来,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打定了主意之后,任战又低头向数据师问道:“需要多长时间你能破译密码?”

    “最多3个小时。”数据师答道。

    “好,我就给你3个小时时间。”任战又扭头望向大厅里的一干手下,“大家听好了,3个小时之后,如果我们还没有拿到密码,大家就把这个女人给我轮了,以后有什么麻烦,都算在我身上,她如果还是不肯说,大家就继续轮,轮到她肯说为止。”

    众多佣兵一听到这个命令,一个个的顿时都情不自禁的吞了吞口水,这种极品美女平时大家都只能远观,连非分之想都不敢,现在居然有机会肆意蹂躏,所有人都巴不得这3个小时过得越快越好,这简直是天狼兵团的最大福利啊。

    一听到这话代亦也终于害怕了,拼命往沙发里面蜷缩,她身份再怎么高贵也不能吃这种眼前亏,何况任战这种人也不是说着玩的,你看他那副面无表情的神态,就知道这家伙不是随便的人,一随便起来就不是人。

    “跟我倔强?我就要看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丢下这句话,任战转身朝门外扬长而去。

章节目录

我来自缪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求书网只为原作者边城 浪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边城 浪子并收藏我来自缪星最新章节